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娇栀》明栀温寄言_(娇栀)全集在线阅读

时间:2024-01-16 23:05:27

娇栀

推荐指数: 10分

《娇栀》在线阅读

《娇栀》小说简介

现代言情《娇栀》目前已经迎来尾声,本文是作者“梵梵小鱼”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明栀温寄言的人设十分讨喜,主要内容讲述的是:明栀因为家族联姻在十八岁时和温寄言订婚,家族联姻换来了她职业自由。在明栀十几岁的时亲耳听见温寄言说他不喜欢她,一个人一旦爱上一个不爱她的人将会是一场悲剧,但她没办法改变自己联姻的命运,明栀想像她父母那样相敬如宾过一辈子,所以在那之后明栀躲着温寄言,不见不喜欢不爱,但她不知道的是温寄言一直喜欢她并且她和他的联姻是他在爷爷书房跪了一夜从弟弟手中抢过来的。看似温柔软糯小奶猫,实则心机傲娇小狐狸看似佛系稳重老男人,实则腹黑撩人宠妻狂努力与温寄言保持距离,不料反被撩得面红耳赤的娇气包。努力与明栀培养感情,并把娇气包逗得面红耳赤的大灰狼。某晚温寄言附在她耳旁,问:“我有没有跟你说过,霜打的茄子更甜?”年龄差9岁1V1双C双初男主男德班优秀毕业生,孔雀开屏,骚断腿...

娇栀娇栀第6章 你要宝宝吗?在线免费阅读免费试读

明栀有时候觉得周佑帆就是一个恶魔,他太能带动她的情绪,导致有时候她在他面前无所遁形。

严重怀疑他学过心理学。

“感觉你一眼就能看穿程珂。”明栀仔细琢磨着每个字。

肚肚左看看右看看,她没听懂,不敢说话jpg。

“不一样。”周佑帆摇摇头,一手拿着耳机,一手打着节拍。

“我看不穿你。”她的思维和想法不太像同龄人,周佑帆反而觉得她太难看懂,“除了温寄言。”

明栀失笑,长长叹了一口气。

“看懂什么?”

“你们之间肯定发生过什么。”周佑帆。

明栀张张嘴没反驳,抬眼看了他一眼,不愧是她的知己。

“程珂也很难看穿,除了对我的事情。”

明栀看他的眼神逐渐嫌弃:“差不多得了,我不想听,酸死我。”

“你又不是没有。”

“可能你得找时间和我去一趟梧市?”想起什么,周佑帆说道

明栀不明所以。

“你想要的那段吟唱我觉得有一个人很合适。”

明栀眼睛放光:“那么快就想好了,哪位老师?”

周佑帆食指竖起抵在嘴前:“保密,等到了你就知道了。”

“我每次都感觉你们说的话经过加密,要不然我怎么听不懂。”肚肚收好相机装进包里。

明栀在录音室和周佑帆讲话从来不会背着杜曼。

有时候她挺羡慕杜曼的,这话说来好笑,可能别人觉得她为什么还不知足呢?

“想什么呢?”周佑帆手机打着字,间隙见她发呆,好奇问道。

“没想什么。”明栀摇摇头,把耳机放到架子上,顺了顺被弄乱的长发,“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我这个礼拜都可以,哦,明天不行。”

明天晚上有一个红毯要走,这几年各家明星在红毯上打得火热,什么这家穿了高定,那家又是超季首穿,这家全套的蓝血某品牌,那家的首饰又是上千万。

没意思极了,但是现身为娱乐圈里的一条小鱼,明栀好像又不能成为其中的另类,毕竟吃着这碗饭就要顺着这个圈子规矩的变化。

周佑帆打字的手停下,装作思考:“这周?我得先问问那边看人家答不答应然后在看什么时候有时间。”

看来不一定能请得到,明栀更加好奇那个人究竟是谁。

*

肚肚没有跟着回家,明栀自己回了云骊,松松听到车的声音就往外面跑,朝明栀摇着尾巴,吐着舌头,明栀下车后松松更是欢快地转圈圈。

“哎呀我的好儿子,来欢迎麻麻回家呀。”明栀逗着它,和它一起转圈圈。

“小明栀好久没有带它去散步了,上次夫人来送衣服还问松松怎么又胖了一圈。”宋姨拿起明栀放在后座的手提包打趣着狗狗。

小狗听不得这句话,刚刚欢快地求摸摸求夸夸,现在耷拉下耳朵,不满地呜咽。

戏精狗狗。

“松松才不胖,松松这是幸福肥。”

还没来得及高兴的松松一下就瘪了嘴巴般,低头不知所措,又抬眼看明栀的眼色,搞笑极了,委屈、可怜。

“好啦,一会儿带你去散散步啊。”明栀摸摸松松的脑袋,去后备箱抱起一个纸箱,颠了颠,示意松松回家。

“正正好,刚煲了干豇豆排骨汤,吃完啊去散散步消消食,今早我看你从录音室出来,都没休息吧?”

“还好,睡得少但是睡得挺香的,喜欢雨声。”明栀把纸箱放在桌上,看了一眼一直跟着的松松,摸摸它的头,让它乖乖的。

“我是没有你们小姑娘的情趣哦,只觉得吵得啊,睡不着,不过我屋隔音好,睡得香得嘞。”

“我也是被吵醒的,可能后半夜太困了,就睡得香了。”明栀喜欢这样聊着家常,聊着琐事的氛围。

“是的嘞,要不然第二天头疼,小姑娘要好好睡觉,好好保养啊,一大早上去,累的吧。”

“今天回来得早,晚上早点睡就好。”

“给你煮个杨梅酿还是要热红酒?”宋姨知道她的习惯和喜好。

“热红酒吧。”

“也是,前段时间夫人让人送来好多杨梅,两个口味交换着,不腻。”

“是这样,宋姨,拆快递的刀在哪里啊,我给松松买了新玩具,弄完刚好可以吃饭。”明栀踢了踢被胶带封得严严实实的包裹。

“我现在就去给你拿。”

*

晚饭刚吃完,松松就已经跑到门口乖乖坐着等明栀。

“看来是好久没有带你出去玩儿了,那么开心啊,嗯嗯?”明栀取下牵引绳仔细为松松带上。

夏天天黑得晚,也不像前几天那样下雨,傍晚,正是气温渐渐转凉的时候。

明栀带了一个外套,没有戴帽子也没有戴口罩,一是因为自己没有红到谁都认识她,二是因为她要去的地方人很少,不过风景也很好。

过了桥绕过一片竹林就可以看见一潭碧绿的湖,对面的别墅比在她的院子后花园里看得清晰。

这条青石板路明栀每次来都没遇见过人,这一片住的人大多非富即贵,明栀也不常来这里走,就算遇到人也没人认识她。

松松一直很乖,明栀去哪儿它就去哪儿。

明栀本想沿着湖边走走,顺便拍拍被残阳染红的云彩,再拍拍松松,连拍立得和CCD她都带来了。

才拍了几张松松撒欢的照片,就快要拉不住了。

明栀无奈半被拖着走,不敢用力拉绳子,怕伤到松松,虽然当时买牵引绳的时候就考虑到这一层。

“去哪里呀松松,妈妈给你拍照你快过来。”

松松回头看她一眼,汪汪叫了两声然后看向不远处的灌木丛,向那边走使劲走了几步,回头看她。

明栀不知道它想搞什么,不过前面的灌木丛并不高,在一片鹅掌楸林前。

见妈妈有跟过来的意思,松松走得更快了,明栀有些跟不住,但也紧紧握住牵引绳。

到了灌木丛旁边,松松一直往里拱,明栀怕他走丢,也怕他舔了或吃了什么东西。

“松松你干嘛,快出来,再不出来妈妈走了。”明栀第一次这样吓唬它,怕他再出现什么意外。

呜呜几声过后,明栀听到一阵细细簌簌的声音,看到松松嘴里的东西明栀吓了一跳,看清楚后才发现是一只白色猫咪,而且还是一直还没睁眼的小猫咪,四肢乱蹬,慌张地喵喵叫。

明栀顿时不知所措,特别是松松放下在明栀面前放下后,明栀更慌了。

还没睁眼的小猫咪它妈妈肯定就在周围,明栀扒开灌木丛,在灌木丛的树叶堆上看见了已经去世的猫妈妈。

不知道是谁丢的猫,但看猫妈妈本来雪白的毛脏兮兮的样子,明栀判断应该是一只流浪猫。

明栀脱下外套叠好,小心翼翼把小猫咪放在中间。

“我们带它回家?”家里要添新成员明栀首先就要跟松松商量一下,因为不出意外这将成为松松的弟弟妹妹。

“汪汪。”松松很高兴地摇尾巴转圈圈。

可是。

“但是妈妈不会让我养的松松,当初为了养你我可是求了妈妈好久好久还发誓以后只养你一个的。”

“嗷呜~”松松拱了拱衣服,似乎让明栀看看这只小猫咪有多可怜。

“松松,妈妈也想养,但是不可以,要是被金鸢奶奶知道了我肯定连你都保不住。”妈妈向来都很温柔,但是明栀已经跟她保证过,这算是原则性的事情。

松松知道金鸢奶奶,那是妈妈的妈妈,每次来它和妈妈的家的时候松松就会跑去自己的房子呆着,它知道金鸢奶奶不喜欢它,但是妈妈说过金鸢奶奶也想和它玩耍,但是金鸢奶奶对动物毛发过敏而且还害怕狗狗。

“呜呜~~”松松看了看灌木丛再看看她,似乎是在告诉她小猫咪没有麻麻了。

明栀也知道不能就这样不管小猫咪了,而且湖边到晚上后会越来越冷。

松松咬起牵引绳往衣服上放。

“你的意思是你可以把你的东西分享给它?”

松松头搭在明栀的手臂上,看看猫咪再看看她。

明栀觉得自己的狗狗是不是成精了。

“妈妈愿意养它,但是妈妈愿意也没用。”

朝外面跑几步,然后又跑回来,朝湖对面房子。

明栀不明所以,松松又围着明栀转,还好牵引绳够长,要不然容易被它绊倒。

明栀反应过来它说的是对面温寄言。

温寄言?

明栀想了想可行性,他应该不会“见死不救”吧。

算了,不管了,马上就要黄昏了,再晚一点天都黑了。

妈妈似乎和自己想的一样,松松乖乖跟在明栀身边,明栀一边往云塘走一边腾出一只手拨通电话。

几秒之后电话被接起。

“明栀?”正在开会的温寄言突然接到明栀的电话还有点奇怪,十明栀六岁后从来不会主动跟他打电话。

抬手示意会议暂停温寄言便拿起手机走向窗边。

“温寄言你在家吗?”明栀着急地问,然后又补充,“你在云塘吗?”

听对面有点喘息的声音温寄言以为出了什么事。

“我在云塘,你别着急,告诉我你在哪里我现在就去找你。”

“你在家就好,我找你有点事儿,我马上就到。”明栀从来没觉得这段路那么长,分明走路也就二十分钟就到云塘啊。

不等温寄言回答明栀就已经挂断电话,看着屏幕熄灭的手机,转身走向书桌。

“我要去处理一点事,龚时你主持会议,结束后发我记录。”

龚时倒霉蛋......

爬了一段坡,明栀觉得自己下一秒就快要厥过去。

终于到门口了,明栀听到脚步声。

温寄言从来都没有这么慌张,下楼,穿过走廊、穿过步汀、穿过大厅、穿过草坪......

金属大门一拉开就对上明栀笑盈盈的脸庞。

“晚上好呀!”

小姑娘脸颊泛红,额角还有细密的汗,头发吹乱了,刘海乱飞。

温寄言上下打量着她,猝不及防对上松松和它主人一样明媚的笑容。

“晚上好。”温寄言不知道她买的什么关子,不过看到她没事儿他就放心了。

温寄言侧开身让她进来没想到下一句就听到“你想要宝宝吗?”

温寄言一口气没顺过来,宝宝,什么鬼。

“寄言哥哥你要宝宝不要,你要宝宝,只要你开金口,我现在给你送来。”

哥哥,还寄言哥哥,今天什么风儿把这大小姐的金口给吹开了。

温寄言这么觉得这句话那么熟悉,好想在哪部电影里听到过。

“那你就送来吧。”温寄言记得是这样说的,逗她。

明栀眼睛亮了,把胸前的衣服一抬,让他掀开。

温寄言不知道她这是哪出,还是恶作剧,但还是掀开了。

一只还没没睁眼的白色小猫咪。

温寄言不敢相信地看看她又看看小猫咪。

明栀小心翼翼地捧起小猫咪递到他面前。

“这么可爱的宝宝你不想要吗?”明栀轻言软语。

温寄言心跳漏一拍,明栀灰色的眸子若灿烂星辰,看着他的样子让他身体一震。

“要。”

小说《娇栀》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全文阅读《《《

娇栀

娇栀

作者:梵梵小鱼 类型:资讯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梵梵小鱼”创作的《娇栀》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明栀看他的眼神逐渐嫌弃:“差不多得了,我不想听,酸死我。”“你又不是没有。”“可能你得找时间和我去一趟梧市?”想起什么,周佑帆说道明栀不明所以。“你想要的那段吟唱我觉得有一个人很合适...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