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安陵容之大梦归来》安比槐陵容全本阅读_(安比槐陵容)全集阅读

时间:2024-01-16 23:00:38

《安陵容之大梦归来》小说简介

古代言情《安陵容之大梦归来》,现已上架,主角是安比槐陵容,作者“爱美食的珍珠岛”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世事大梦一场。苦味渗透五脏六腑的时候,魂魄离体,游荡于紫禁城上空,多少年来,宫中发生的一切,甚至大清百年之后的浩劫动荡,明明灭灭的碎片中,出现不一样的人群种族。再次睁眼后,竟是回到选秀之前,除了上天,没有人知道她经历了什么,又怀着怎样的心情来重新对待今天的自己。甄嬛,宜修,沈眉庄,胤禛,这些令自己爱恨交织的人!罢了,终究是前世今生大梦一场,重新来过合该与过去一刀两断,惟愿此生各自安好,互不纠缠! 逃之夭夭,灼灼其华。谁说她安陵容不能一枝独秀,绽放光华,纵使独木难支,她也要独善其身,有个好友二三只,如此方不负此生!...

安陵容之大梦归来安陵容之大梦归来第3章 殿选在线免费阅读免费试读

清晨的天刚蒙蒙亮,马车行驶到神武门外,神武门隶属紫禁城北门也是后门,所有参选的秀女皆由此门进入。

今日是汉军旗大选,已有其他待选秀女等候在此。

等规定的时辰一到,所有秀女按顺序排好,在内监和嬷嬷的带领下进入神武门穿过门洞,来到顺贞门。

先由嬷嬷太监小选,复选。再由指定的嬷嬷进行更隐秘的检查,通过的留牌子,没有通过的赐花,发还本家可自行婚配!

陵容成功进入殿选,和众位秀女一同在交泰殿外等候传召。

为了避免如前世一般撞到夏冬春,陵容站在角落里并不扎眼。

在一众浓妆艳抹中,她看到了装扮素雅的甄嬛。她不懂,既然不想入宫又如何别出心裁,倒格外突显她与众不同。

还在大殿之上同皇帝引用诗词典故,倒是显露她的才能。

嗯,甄嬛,一向是以进为退的,她本就是极聪慧的。

“啪” 一声茶杯落地的翠响传来,紧接着尖锐的指责声响起: “你是哪家的秀女啊,拿这么烫的茶水浇在我身上是想作死吗?”

陵容闻声看去,只见一众秀女中,站着一个容貌艳丽,身穿艳阳色宫装的女子,她面前站着的另一个女子不住的致歉,连头也不敢抬起。

“问你呢,你是哪家的,你不会连你父亲的姓名官职都不知道吧!”

女子怯喏道 “我叫姜云桐,家父温江县县令姜玄之。”

“果然是穷乡僻壤里出来的小门小户,何苦把脸丢到宫里来。”

旁边有其他的秀女帮腔 :“你可知你得罪的是包衣佐领的夏冬春小姐。”闻言夏冬春更是神色倨傲,满脸不屑!

“还请姐姐原谅云桐无心之失,实在不行,妹妹陪姐姐一身衣裳。”

不远处的甄嬛正要站出来被眉庄一把拉住 : “我看夏冬春倒是有几分入选的可能,你何苦为了一个秀女而得罪夏家。” 甄嬛闻言没有再动。

这边夏冬春继续出言讽刺:“我这一身啊那可是苏绣,赔,你赔得起吗?是拿你头上的几只素银簪子赔呀,还是拿你手上不值钱的玉镯子赔呀!”

“今日之事是云桐的错,还请姐姐息怒。”

“你即便跪下向我叩头请罪,我便大人大量,饶了你,跪呀!”

看着眼前的秀女所受的折辱,陵容眼眶微酸,瞬间看到了从前的自己,一样的怯懦无助,一样茫然失措,原来就算没有自己也还是有别人。

从前她不懂一件衣裳而已,值得发那么大的火,经历过才晓得殿前失仪有多严重,对夏冬春多了些理解。

在姜云桐羞愤埋头即将下跪时,甄嬛刚要走上前,就看到那日有一面之缘的女子已站出来!

陵容走到夏冬春面前,行了一个标准的福礼: “夏姐姐好,虽说一件衣裳不值钱,可殿前失仪乃是大事,姐姐痛心疾首教导她几句也是应当的,方才我看的清楚,万幸那茶水没有洒在姐姐衣服上,姐姐心胸宽阔还请宽恕她无心之失吧!”

夏冬春看了一眼陵容问道: “你又是哪家的?”

“家父松阳县丞安比槐。”再没有如从前那般唯唯诺诺,大大方方介绍自己的身份,陵容想通了,若自己都不正视自己,还指望谁能高看呢!

“果然也是小门小户出来的,怪不得为她求情,不然你们一起跪下,这件事我就当没发生过。”

夏冬春看陵容通身的气质,说话也中听,原以为是哪个大户人家的小姐,一听她的身份,立时又硬气起来!

“皇恩浩荡,即便是小门小户我等也同样承蒙圣上恩泽,可见咱们皇上实为仁君,今日汉军旗大选,姐姐见识深远,若这些事被有心人随意揣测,岂不辜负姐姐一番提点之意,望姐姐三思!”说完又福了一礼!

“我会记住你的。” 夏冬春狠狠看了一眼陵容,扭着腰肢甩着帕子,踩着花盆底走了,一同走的还有不远处的芳若!

周围一阵窃窃私语声,但是陵容不怕了,像是穿越前世今生为那个自卑怯懦的少女解围!

“请姐姐受云桐一拜!”陵容一转身清秀柔美的少女就要对她行礼。

陵容微微侧身避开她 :“快快起来,你我同为秀女,我怎可受你的礼!”说完就扶住她的胳膊。

“今日姐姐为我得罪了她,我被撂牌子也就罢了,若日后姐姐与她一同入宫,她为难你可怎么好?”

陵容细细打量眼前的少女,圆润秀美的脸庞,肤若凝脂,弯弯的柳叶眉下嵌着一双荔枝眼,水汪汪的欲语还休,虽不是一眼看着惊艳,倒也小家碧玉耐看的紧,以她对皇帝审美的了解,此女会入选的,何况她父亲官职比安比槐还高呢!

“妹妹面若清芙,又胜在纤细婉约,柔美动人,何必妄自菲薄呢!”

看着她想到自己,从前也是这样感激甄嬛为她解围,怎的走到最后成了仇人了呢!

二人正在寒暄,这边甄嬛拉着沈眉庄走过来 :“姐姐当真机智聪慧,妹妹心生敬仰!”又转头对沈眉庄说:“眉姐姐,说来也巧,前几日在珍宝阁竟与这位姐姐有过一面之缘,今日又在此相遇当真是缘分不浅!”

陵容微微福身行礼: “两位姐姐好,只是同为秀女又路见不平,这才卖弄一番,当不得姐姐如此夸赞。”

“这位妹妹瞧着柔弱,想不到竟有这样的见识和胆量,当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说话的是沈眉庄,陵容抬眼看去, 她依旧如从前那般端庄大方,沉稳柔和,终究是自己对不住她!

罢了,在关键时刻帮她一把,也是了却前缘罪孽,其他的不要强求什么,用自己仅有的好好活着!

“让姐姐见笑了!” 陵容嗓音浅浅说道,又看向姜云桐浅浅一笑,用眼神安抚她不要害怕。

几人正说着话儿,传召的太监走来,连同陵容和云桐共六人。

陵容朝她二人点点头就去了!

“温江县令姜玄之之女姜云桐,年十六。”

“臣女姜云桐参见皇上太后,愿皇上金安万岁,太后福寿绵长!”

皇帝看殿外跪着的秀女,如清水芙蓉,纤细婉约,虽不明艳倒也是清秀可人,点点头 : “姜云桐,云桐的含义是志向高远、知书达理,你的名儿是你父亲取的吗”

“回禀皇上,是!”

“你父亲是个好的!”

“姜云桐留牌子,赐香囊!”

“松阳县丞安比槐之女安陵容,年十六”

“臣女安陵容参见皇上,参见太后,愿吾皇平安康健,太后娘娘长乐无极!”

听着殿外熟悉又轻灵的嗓音,胤禛抬首望去,只见女子面容秀丽,姿态优雅。

身着松石青旗装,微微收身的剪裁,更衬出她的纤细和饱满。

本有些燥热的午后,打眼一瞧心里也舒爽几分,再配以珍珠妆饰,整个人既不张扬又散发着温润的气质!

皇帝发问 :“哪个陵?”

陵容耳朵一竖,心中一动,嗯?声音倒还是那个声音,很是熟悉。只是怎的听着年轻了许多,难不成换人了??

心中疑惑,还是按下抬头的欲望,轻快地回话 : “叹息青青陵上柏,岁寒能有几人同 ,臣女之名便是来自此处。”

_皇帝问 : “你读过书?”

逢人就问你读过书,看来皇帝真的很喜欢有才情的女子,但太后可不喜欢。只等入宫后慢慢向皇帝请教了,想来他是愿意的。

“回皇上,臣女在家时多以女红为主,只因是自己的名字,故而习得一二!”

“嗯,那你说说有何见解!”

“是,松柏常年青翠,又姿态挺拔,纵使寒冬也不曾枯萎,其籽更有清热、安神的作用,臣女欣赏它的坚韧和价值!”

皇帝很是满意的点点头: “皇额娘,紫禁城的花儿万紫千红,各有千秋,只是耐得住严寒者寥寥无几,是该添些别滴景儿了。”

太后乌雅氏看着殿外的秀女,方才听她说以女红为主,又见她举止得宜,女子合该如此恭顺才好。

点点头 :“规矩倒是不错,皇帝做主便是!”

“安陵容留牌子,赐香囊!”

“济州协领沈自山之女沈眉庄,年十七”

“臣女沈眉庄参见皇上太后,愿皇上万岁万福,太后祥康金安!”

太后看着殿外端庄的女子问道: “可曾读过什么书?”

“臣女愚钝,看过女则与女训,略识得几个字!”

皇帝听后略感遗憾,说道: “这两本书都是讲究女德的,不错,读过四书吗?”

沈眉庄谦卑道 :“不曾读过!”

皇帝轻垂眼眸,失望一闪而过。

太后很满意:“女儿家多以针线女红为主,你能识字就已经很好了。”

“臣女多谢皇上太后赞赏!”

太后亲自发话:“记下名字留用!”看来她真的很满意沈眉庄!

“沈眉庄留牌子,赐香囊”

“大理寺少卿甄远道之女甄嬛,年十七”

甄嬛正为沈眉庄入选而高兴, 宣旨公公看了看没回应的甄嬛又宣唱一次,“大理寺少卿甄远道之女甄嬛,年十七”

沈眉庄轻碰了她一下她才反应过来!

“臣女甄嬛参见皇上太后,愿皇上太后万福金安。”

皇帝问 :“甄嬛,那个嬛字?”

“嬛嬛一袅楚宫腰,正是臣女闺名!”

“是蔡伸的词。”

“是”

皇帝很满意,好容易遇到个有才情的女子 :“诗书倒是很通,甄远道教女有方!只是不知你是否担得起这个名字,抬起头来。”

随着甄嬛的面容抬起,皇帝和太后不由得睁大眼睛,太后第一时间看向皇帝,胤禛此刻内心很震惊,太像了!和他的宛宛竟如此相似!

只是面上没表露出来,太后知道缘由,震惊之余沉静道:“秀女姓甄,犯了皇帝名讳!”

“禀太后,当年父亲为官,圣祖康熙看到父亲名字,说姓甄好,听着像忠贞之士以此作为勉励!”

皇帝很喜欢甄嬛机智应变 :“先帝的意思朕明白。”

又转头对太后说 :“儿臣倒想起一事,江南有二桥,河北甄宓俏,甄氏出美人儿,甄宓就是汉末的三大美人儿之一!”

太后为皇帝生母,如何不知儿子的想法和决心,只能退一步道 : “走上前来。”

甄嬛闻言起身往前走,身边的竹息抱着猫走下来又有太监端杯茶出去,一杯茶水泼在甄嬛脚下,紧接着又把猫扔在脚下试探,甄嬛纹丝不动,倒是把身边的另一个秀女吓得不轻!

太后也不得不高看一眼 :“还算端庄。”

看太后发话了,皇帝开口: “嬛嬛一袅楚宫腰,那更春来香减玉消,紫禁城的风水养人,必不会叫你玉减香消,旁边那个秀女叫什么?”

“苏州织造孙株合之妹孙妙青,年十六”

“孙妙青殿前失仪,拉出去永不许再选秀!”

“甄嬛留牌子,赐香囊”

甄嬛一脸失落的往回走,或许她一开始真的不愿入宫吧!眉庄安慰她 : “能入宫是多少人巴不得的福气,况且你我一同入宫也好有个照应,这会子宣旨的太监已经去了,甄伯父必定欢喜。”

甄嬛难过地说道 :“眉姐姐,我当真不是有心的!”

“你没有心,可老天爷有心啊,他不忍叫你明珠暗投。”

想到皇帝的做法,甄嬛忍不住害怕,孙妙青只是胆小并无大错,竟这样发落了。

“天子威重,孙妙青是太不稳重了!” 眉庄是按标准的宫嫔培养的,对入宫势在必得。

若是知道此后发生的种种,还会不会像如今这样感慨,甄嬛虽说不想入宫,可也准备充分,可见是半推半就的。但愿真如她们所期盼的吧!

陵容安静的走在长长的宫道上,心里很是平静,再没有从前的万分激动和感慨!有的只是对未来宫廷生活的期待和思量,她知道等待自己的是什么,更清楚该如何抉择!

两个丫头等在宫门外,看见陵容出来忙上前询问结果,看到陵容点头微笑,就知道必定是入选了,因为是要带进宫的,只云台和岚玉陪着来,算是提前长长见识!现下入选的消息怕是已经传回住处了!

几人还未到门口,就看见箫姨娘带着其余几人迎在门外,陵容走前特意嘱咐,若入选也不可放鞭炮大肆庆祝!

“奴婢奴才参见小主,小主吉祥!”

等陵容下了马车几人跪下行礼,“姨娘快快请起。你们都快起来吧。”

说着扶起箫姨娘和她一起进屋坐下,陵容朝姨娘行了一个大礼:“ 请姨娘受凌容一拜! ”

箫氏一惊, 忙站起来扶起她 : “小姐不可,这不合规矩!”

陵容是嫡女是主子,如今更是小主,她一个妾室怎可当的起这么大的礼!

“娘亲不在,姨娘便代替娘亲受这一礼吧,在家时姨娘对我们多番照顾,如今入京更是劳累,陵容此番入宫不知何时才能再见亲人,家中一切还要多多劳烦姨娘看顾,这礼当受!”

说罢便拜了下去,箫氏急忙扶起她欣慰道:“大小姐如今长大了,又入了宫,夫人也会高兴的,奴婢照顾夫人是应当的!”

二人坐下陵容对箫姨娘说:“姨娘可有打算,让宝晏来京读书,我想过了,女子更该读书识字,为她将来大有裨益,届时把娘亲从安府接出来,住在咱们京郊的宅子里,还可寻一位大夫为娘亲治疗眼疾,她在安府并不好过,父亲那里我自会去信说的!”

箫氏激动道: “如此可太好了,夫人的日子也有盼头了,奴婢多谢小主替宝晏打算!”

养心殿内

皇帝靠在软榻上,正听芳若禀报交泰殿外发生的事情。

“奴婢不敢妄言,当时那位秀女确是如此对答的,且丝毫不见惧色,瞧着颇有几分骨气!”

“嗯,倒是个有胆有识的。”正说着苏培盛通报皇后来了, “让她进来吧。”

“奴婢告退。” 芳若福了福退了出去!

“臣妾前来恭喜皇上又得佳人。”前殿发生的事已经传开了,作为皇后自然知道皇帝的心事!

胤禛抬眼看去,问道 : “皇后何出此言?”

皇后笑意盈盈: “宫中已经传开,今日选秀,皇上龙颜大悦!”

“只是泛泛之辈中总有那么几个质素尚可的!”

皇后欣喜道 :“岂止尚可,听说沈自山的女儿,很有当年敬嫔的风范,而甄氏长得活脱脱就…………”看着皇帝微沉的脸色,乌拉那拉氏也适时住了口!

皇帝状似不以为意道 : “只是眉眼处有几分相像罢了。”

“有几分相似已经是很难得的了,不知皇上打算给甄氏什么位分?”

胤禛思索道 :“就给个贵人吧!”

“好啊,满军旗的富察氏是贵人,蒙军旗的博尔济吉特是贵人,汉军旗秀女中也有两个贵人了!”乌拉那拉氏将不经意说着。

皇帝一听就问 :“还有谁是贵人?”

“沈贵人,沈自山的女儿,沈自山的官职可比甄远道要高啊,且满蒙联姻又是旧俗!”

皇帝一听 :“那就给甄氏正六品常在吧,汉军旗的吗,入宫位分不宜太高,虽然是个常在,朕还想赐给她一个封号!”

“那就让内务府拟个封号来看。”

皇帝一口拒绝: “不用,朕已经想好了。”说着拉过皇后的手,在她的手心写了一个字。

“莞?臣妾记得在唐诗春词中就有菀菀黄柳丝,濛濛杂花垂之句!” 明明不是一个字,皇后却将两个菀字混为一谈,她清楚甄氏的优势,但可惜只能是个替身!

“朕记得,甄氏莞尔一笑的样子 甚美!”

皇后收回手笑的一脸温婉贤德!

“对了,有一位姓安的秀女,朕听闻她为其他秀女解围又处事不惊,颇有几分胆识和见地,只是她父亲官职过低,就先给个答应的位分吧,朕 再赐给她一个封号 “毓”, 取自钟灵毓秀,机敏聪慧之意!”

乌拉那拉氏垂下着眼睑,嘴角的笑意僵在那里,听皇上这意思是有意要抬举她了!?

“那温江县令姜玄之的女儿皇上打算给个什么位分,他的官职比安比槐要高啊!”

皇帝想到姜云桐的名字,倒是有趣儿,“就给个常在的位分吧!” 算是全了她父亲一番拳拳爱子之心!

甄府

甄远道携全家老小给甄嬛跪地请安,甄嬛更是泣不成声跪地拜谢父母,甄氏夫妇看着女儿这般懂事,也是老怀欣慰,不住的感叹没有白养这个女儿!

甄嬛这边安置妥当后便打发流朱去打听安陵容的落脚处,想邀她来甄府同住。

陵容听完流朱来后意略一沉思,婉拒道: “劳姑娘走一趟了,本该全了姐姐美意的,只是如今已打点妥当不便再挪动,替我谢过你家小主盛情,我就不过去了,他日入宫自有叨扰的时候,届时还请姐姐备上茶水盛情款待呢!”

让木槿亲自送流朱出门临走还给了赏钱,她是真的喜欢流朱这个单纯的忠仆!

回到府里,流朱就把陵容赏给她的荷包拿给甄嬛看,又把陵容的话原原本本回了甄嬛,还好一通称赞。

浣碧在一旁开口: “这安小姐真是个妙人呢,往后在宫中小主也可多与她往来,多一个朋友也是多一分助力呀!”

甄嬛赞同的看了浣碧一眼,浣碧心思敏捷又思虑周全,她就是这样想的才邀请陵容来府小住,不想却遭到拒绝,也罢,入宫后再慢慢走动吧!

陵容坐在窗前微微出神,从前也是这样甄嬛邀请她去甄府小住,她感激甄嬛救她于危困,而自己的确囊中羞涩就去了,甄府的气派是她从前没有见过的,还把浣碧错认成甄府的小姐,又在领旨谢恩时出尽洋相,最后看甄家的表现才知道,宣读甄嬛的圣旨自己是不用叩头谢恩的!就连宣旨太监也夸赞甄家好规矩。

她的小家子气,衬托的甄嬛更加的大气懂规矩!门第之间的差距使得她们在见识和格局上都有很大的落差,总也不能并肩而行来入宫她和甄沈二人交好,刚开始日子倒也过得去,沈眉庄得宠,连带她也受到庇佑内务府也不缺她的份例,听到眉庄私底下跟甄嬛说她狠毒,对她来说只是以此种方式以表忠心,她很落寞的走了,怕是那时候心里就已有裂痕了吧!

后来因侍寝失败被退回,她成了满宫里的笑话,又因甄嬛得宠受到华妃的羞辱,就连皇上也是把她当成歌姬取乐。

后来她得宠了,第一件事就是把皇帝赏给她的浮光锦给了甄嬛两件自己仅留一件,为答谢她对自己的帮扶,可那件衣服却出现在浣碧身上,她当时虽不清楚个中原由,但主子穿的衣服却出现在下人身上,还是御赐之物。她羞愤难当,觉得甄嬛看不起她!虽然对甄嬛来说只是件衣裳,可对从前的安陵容,那已经是能拿得出手最好的东西了。

再后来,甄嬛失子失宠,而她在皇后的帮助下一跃成为宠妃。她尤记得,换她给甄嬛解围时,她却转过脸埋怨她咳疾好了没和她商量,她当时看到甄嬛的态度只顾害怕哭泣,怎就不细想,她是皇上的嫔妃得宠不是很正常吗?有必要和甄嬛商量吗?或许甄嬛怪她和皇后走得近。

后来怎样了呢?哦,连浣碧流朱都对她横眉竖眼,冷言冷语,不论是不是甄嬛受意,但她默许了,并没有加以管制!

到最后,三人分崩离析。自己的不甘心和狠毒让她一步一步沦落成皇后的杀人工具,不得自由,连自己的孩子也不能拥有,说到底还是她狠毒这是她的报应,她认了!

即是一开始就知道有落差,何必去强行融入呢!也不必费心去追逐维持一段不对等的关系,免得最后猜忌横生害人害己。所以她婉拒了甄嬛,也将她的交好之意拒之门外。希望她和沈眉庄这一生没有自己的参与能平安喜乐,求仁得仁!

第三日,传旨的公公来了,还带来一位教引姑姑。

陵容带着箫氏和一众下人跪地听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松阳县丞安比槐之女安陵容,擢 封为正七品答应,赐号 “毓” 于九月十五日进内 钦此 ”

“谢皇上隆恩!” 陵容心下一动 她竟然有封号,看来直接获得皇帝好感比什么都管用,她知道以后怎么做了!

“诸位请起”

宣旨太监介绍: “毓小主,这一位是墨兰姑姑!”

陵容上前屈膝行礼 :“姑姑安好 !” 提前跟别人问好总是没错的!

宣旨太监一瞧 :“不愧是太后她老人家赞赏的人,小主好规矩。”

墨兰微笑上前屈膝跪拜 :”奴婢给毓小主请安,小主吉祥!”

陵容上前扶起教引姑姑 :“姑姑不必多礼, 教导礼仪期间还望姑姑多多费心!”

宣旨公公又道 :“打从康熙爷时候起,墨兰姑姑就负责教导小主们的礼仪,毓小主可要好好听姑姑教导啊!”

“多谢公公指点!”

箫姨娘上前将备好的赏钱递上:“天儿热,辛苦公公走一趟,请公公喝杯凉茶!”

宣旨太监一捏知道里面装的是银票,最少也有五十两啊!

顿时眉开眼笑:“小主客气,方才在甄家,也是好规矩,两位小主擎好吧,这福气还在后头呢!可见这人与人呐就是不一样!如此咱家就去下家传旨了。”

陵容微微福礼 : “公公慢走。”

“得嘞!”

箫姨娘亲自将宣旨太监送出门!

“方才人多不好言谢,请姑姑再受陵容一礼!” 说罢轻轻屈膝 :“我愚钝,未免日后冲撞贵人还望姑姑多多提点!”

墨兰赶紧还礼 :“小主折煞奴婢了,即是教导礼仪,奴婢必定知无不言!此次入宫是分两批,按照先满蒙后汉的规矩,小主和济州协领家的沈贵人,以及大理寺少卿家的莞常在是同一批入宫的。”

午后,华妃慵懒的靠在软榻上,颂芝轻轻给华妃按捏腿脚 :“真有这么张狂的人?”

“夏冬春仗着出身很是得意,如今又封了常在,听说昨天教习姑姑去时,那可是好一通教训呢!”

华妃蹙眉问到:“如此说来倒有几分姿色,还未入宫就欺凌旁人的,本宫倒要会一会她!听说选秀那日有秀女拦她,是谁?”

松芝略思索: “好像是松阳县丞的女儿,叫安陵容,听闻皇上对此女很是称赞,还赐了封号呢!”

华妃轻蔑一笑:“往后这宫里可就热闹了,告诉夏氏的教习姑姑,既然人家不识抬举,也就不必费心教导了!”

“娘娘不说想必姑姑也有数。”

“哼!”

午后开始了简单的宫廷了解 :“先说说咱们皇上吧,当今圣上是先帝爷的第四子,在王府成的婚,娶得是太后的表侄女,乌拉那拉氏,福晋温柔典雅,又善待下人很得皇上喜爱,只可惜大婚三年后撒手人寰,就连刚诞下的小阿哥也没能保住,皇上至今都十分伤心惦念,追谥福晋为纯元皇后,可见咱们皇上长情!”

从前陵容也以为皇帝是个长情之人,也曾少女怀春将自己的一生都交付与他,可却被像歌姬一样对待,若纯元皇后还活着,皇帝真的还能和她举案齐眉,恩爱一生吗?他还会如此偏爱甄嬛吗?大抵只是执着于念想罢了!

是的,她从皇后的蛛丝马迹中拼凑出来的,甄嬛肖似纯元!

“咱们皇后娘娘,是纯元皇后的亲妹妹,由侧福晋抬为福晋,皇上对她倒十分地敬重!”

陵容心想,真的敬重,只初一十五去睡个觉就算履行职责,不怪皇后害他那么多嫔妃和孩子!

“紫禁城中也有主子,正经的主子只有三位:太后,皇上和皇后。其余的都称为小主,就连华妃娘娘也只能称华小主,放尊重了称一声华妃娘娘!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子嗣,不拘男女,有个公主也算是个依靠!”

墨兰一一指导,除却教导礼仪的时间,其余时候墨兰也会讲些宫中趣事,一是为逗乐子,二是为提点,就连云台和岚玉也随着陵容学习礼仪,两人学的很是仔细。

日子如流水般划过,期间墨兰和陵容竟生出些师徒情分,陵容更是亲手绣了一个小香包,送给墨兰,感谢她这段时日的教导。

墨兰很是喜欢这个恬静又聪慧的小主,是个有分寸的!

转眼入宫的时日到了,终究还是要分离的。

入宫前夜,陵容将四个丫头叫到跟前,给了每人一个荷包叮嘱她们等自己走了再打开,又嘱咐姨娘和小厮不日就返程回松阳县,回去后把计划跟娘亲提一提,自己争取早日获得圣宠,父亲也可忌惮些。

驾车的小厮叫方邑,若愿意留在京郊的宅子,下次再由他赶车将母亲和姨娘送来,一块在这落脚,方邑当即跪下谢恩,并保证一定把安母安全送到,并照顾好家里!

又嘱咐绣画,无事可将这段时日几人攒的绣品拿出变卖,平日里也可绣些换钱用,在京郊看好一间绣坊,只待安母一到就买下来,大伙儿的生计是有着落了,绣画都一一应下了!

叮嘱完一切,陵容被墨兰请去休息。

梦里再次出现了前世的厮杀,当窒息感笼罩下来的时候陵容被人推醒了,是墨兰,收拾收拾该动身了,此时天还未亮!姨娘带几个丫头拜别陵容!

轿子在夜色朦胧中前进,墨兰和两个丫头随行在侧,陵容坐在轿中心里一片宁静。

未来可期!

小说《安陵容之大梦归来》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全文阅读《《《

安陵容之大梦归来

安陵容之大梦归来

作者:爱美食的珍珠岛 类型:资讯

热门小说《安陵容之大梦归来》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安比槐陵容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爱美食的珍珠岛”,喜欢古代言情文的网友闭眼入:她不懂,既然不想入宫又如何别出心裁,倒格外突显她与众不同。还在大殿之上同皇帝引用诗词典故,倒是显露她的才能。嗯,甄嬛,一向是以进为退的,她本就是极聪慧的。“啪”一声茶杯落地的翠响传来,紧接着尖锐的指责声响起:“你是哪家的秀女啊,拿这么烫的茶水浇在我身上是想作死吗?”陵容闻声看去,只见一众秀女中,站着...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