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现代言情 > 娇栀

更新时间: 2024-01-16 23:05:23

娇栀

娇栀 梵梵小鱼 著

明栀温寄言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梵梵小鱼”创作的《娇栀》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明栀看他的眼神逐渐嫌弃:“差不多得了,我不想听,酸死我。”“你又不是没有。”“可能你得找时间和我去一趟梧市?”想起什么,周佑帆说道明栀不明所以。“你想要的那段吟唱我觉得有一个人很合适...

精彩章节试读:

明栀有时候觉得周佑帆就是一个恶魔,他太能带动她的情绪,导致有时候她在他面前无所遁形。

严重怀疑他学过心理学。

“感觉你一眼就能看穿程珂。”明栀仔细琢磨着每个字。

肚肚左看看右看看,她没听懂,不敢说话jpg。

“不一样。”周佑帆摇摇头,一手拿着耳机,一手打着节拍。

“我看不穿你。”她的思维和想法不太像同龄人,周佑帆反而觉得她太难看懂,“除了温寄言。”

明栀失笑,长长叹了一口气。

“看懂什么?”

“你们之间肯定发生过什么。”周佑帆。

明栀张张嘴没反驳,抬眼看了他一眼,不愧是她的知己。

“程珂也很难看穿,除了对我的事情。”

明栀看他的眼神逐渐嫌弃:“差不多得了,我不想听,酸死我。”

“你又不是没有。”

“可能你得找时间和我去一趟梧市?”想起什么,周佑帆说道

明栀不明所以。

“你想要的那段吟唱我觉得有一个人很合适。”

明栀眼睛放光:“那么快就想好了,哪位老师?”

周佑帆食指竖起抵在嘴前:“保密,等到了你就知道了。”

“我每次都感觉你们说的话经过加密,要不然我怎么听不懂。”肚肚收好相机装进包里。

明栀在录音室和周佑帆讲话从来不会背着杜曼。

有时候她挺羡慕杜曼的,这话说来好笑,可能别人觉得她为什么还不知足呢?

“想什么呢?”周佑帆手机打着字,间隙见她发呆,好奇问道。

“没想什么。”明栀摇摇头,把耳机放到架子上,顺了顺被弄乱的长发,“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我这个礼拜都可以,哦,明天不行。”

明天晚上有一个红毯要走,这几年各家明星在红毯上打得火热,什么这家穿了高定,那家又是超季首穿,这家全套的蓝血某品牌,那家的首饰又是上千万。

没意思极了,但是现身为娱乐圈里的一条小鱼,明栀好像又不能成为其中的另类,毕竟吃着这碗饭就要顺着这个圈子规矩的变化。

周佑帆打字的手停下,装作思考:“这周?我得先问问那边看人家答不答应然后在看什么时候有时间。”

看来不一定能请得到,明栀更加好奇那个人究竟是谁。

*

肚肚没有跟着回家,明栀自己回了云骊,松松听到车的声音就往外面跑,朝明栀摇着尾巴,吐着舌头,明栀下车后松松更是欢快地转圈圈。

“哎呀我的好儿子,来欢迎麻麻回家呀。”明栀逗着它,和它一起转圈圈。

“小明栀好久没有带它去散步了,上次夫人来送衣服还问松松怎么又胖了一圈。”宋姨拿起明栀放在后座的手提包打趣着狗狗。

小狗听不得这句话,刚刚欢快地求摸摸求夸夸,现在耷拉下耳朵,不满地呜咽。

戏精狗狗。

“松松才不胖,松松这是幸福肥。”

还没来得及高兴的松松一下就瘪了嘴巴般,低头不知所措,又抬眼看明栀的眼色,搞笑极了,委屈、可怜。

“好啦,一会儿带你去散散步啊。”明栀摸摸松松的脑袋,去后备箱抱起一个纸箱,颠了颠,示意松松回家。

“正正好,刚煲了干豇豆排骨汤,吃完啊去散散步消消食,今早我看你从录音室出来,都没休息吧?”

“还好,睡得少但是睡得挺香的,喜欢雨声。”明栀把纸箱放在桌上,看了一眼一直跟着的松松,摸摸它的头,让它乖乖的。

“我是没有你们小姑娘的情趣哦,只觉得吵得啊,睡不着,不过我屋隔音好,睡得香得嘞。”

“我也是被吵醒的,可能后半夜太困了,就睡得香了。”明栀喜欢这样聊着家常,聊着琐事的氛围。

“是的嘞,要不然第二天头疼,小姑娘要好好睡觉,好好保养啊,一大早上去,累的吧。”

“今天回来得早,晚上早点睡就好。”

“给你煮个杨梅酿还是要热红酒?”宋姨知道她的习惯和喜好。

“热红酒吧。”

“也是,前段时间夫人让人送来好多杨梅,两个口味交换着,不腻。”

“是这样,宋姨,拆快递的刀在哪里啊,我给松松买了新玩具,弄完刚好可以吃饭。”明栀踢了踢被胶带封得严严实实的包裹。

“我现在就去给你拿。”

*

晚饭刚吃完,松松就已经跑到门口乖乖坐着等明栀。

“看来是好久没有带你出去玩儿了,那么开心啊,嗯嗯?”明栀取下牵引绳仔细为松松带上。

夏天天黑得晚,也不像前几天那样下雨,傍晚,正是气温渐渐转凉的时候。

明栀带了一个外套,没有戴帽子也没有戴口罩,一是因为自己没有红到谁都认识她,二是因为她要去的地方人很少,不过风景也很好。

过了桥绕过一片竹林就可以看见一潭碧绿的湖,对面的别墅比在她的院子后花园里看得清晰。

这条青石板路明栀每次来都没遇见过人,这一片住的人大多非富即贵,明栀也不常来这里走,就算遇到人也没人认识她。

松松一直很乖,明栀去哪儿它就去哪儿。

明栀本想沿着湖边走走,顺便拍拍被残阳染红的云彩,再拍拍松松,连拍立得和CCD她都带来了。

才拍了几张松松撒欢的照片,就快要拉不住了。

明栀无奈半被拖着走,不敢用力拉绳子,怕伤到松松,虽然当时买牵引绳的时候就考虑到这一层。

“去哪里呀松松,妈妈给你拍照你快过来。”

松松回头看她一眼,汪汪叫了两声然后看向不远处的灌木丛,向那边走使劲走了几步,回头看她。

明栀不知道它想搞什么,不过前面的灌木丛并不高,在一片鹅掌楸林前。

见妈妈有跟过来的意思,松松走得更快了,明栀有些跟不住,但也紧紧握住牵引绳。

到了灌木丛旁边,松松一直往里拱,明栀怕他走丢,也怕他舔了或吃了什么东西。

“松松你干嘛,快出来,再不出来妈妈走了。”明栀第一次这样吓唬它,怕他再出现什么意外。

呜呜几声过后,明栀听到一阵细细簌簌的声音,看到松松嘴里的东西明栀吓了一跳,看清楚后才发现是一只白色猫咪,而且还是一直还没睁眼的小猫咪,四肢乱蹬,慌张地喵喵叫。

明栀顿时不知所措,特别是松松放下在明栀面前放下后,明栀更慌了。

还没睁眼的小猫咪它妈妈肯定就在周围,明栀扒开灌木丛,在灌木丛的树叶堆上看见了已经去世的猫妈妈。

不知道是谁丢的猫,但看猫妈妈本来雪白的毛脏兮兮的样子,明栀判断应该是一只流浪猫。

明栀脱下外套叠好,小心翼翼把小猫咪放在中间。

“我们带它回家?”家里要添新成员明栀首先就要跟松松商量一下,因为不出意外这将成为松松的弟弟妹妹。

“汪汪。”松松很高兴地摇尾巴转圈圈。

可是。

“但是妈妈不会让我养的松松,当初为了养你我可是求了妈妈好久好久还发誓以后只养你一个的。”

“嗷呜~”松松拱了拱衣服,似乎让明栀看看这只小猫咪有多可怜。

“松松,妈妈也想养,但是不可以,要是被金鸢奶奶知道了我肯定连你都保不住。”妈妈向来都很温柔,但是明栀已经跟她保证过,这算是原则性的事情。

松松知道金鸢奶奶,那是妈妈的妈妈,每次来它和妈妈的家的时候松松就会跑去自己的房子呆着,它知道金鸢奶奶不喜欢它,但是妈妈说过金鸢奶奶也想和它玩耍,但是金鸢奶奶对动物毛发过敏而且还害怕狗狗。

“呜呜~~”松松看了看灌木丛再看看她,似乎是在告诉她小猫咪没有麻麻了。

明栀也知道不能就这样不管小猫咪了,而且湖边到晚上后会越来越冷。

松松咬起牵引绳往衣服上放。

“你的意思是你可以把你的东西分享给它?”

松松头搭在明栀的手臂上,看看猫咪再看看她。

明栀觉得自己的狗狗是不是成精了。

“妈妈愿意养它,但是妈妈愿意也没用。”

朝外面跑几步,然后又跑回来,朝湖对面房子。

明栀不明所以,松松又围着明栀转,还好牵引绳够长,要不然容易被它绊倒。

明栀反应过来它说的是对面温寄言。

温寄言?

明栀想了想可行性,他应该不会“见死不救”吧。

算了,不管了,马上就要黄昏了,再晚一点天都黑了。

妈妈似乎和自己想的一样,松松乖乖跟在明栀身边,明栀一边往云塘走一边腾出一只手拨通电话。

几秒之后电话被接起。

“明栀?”正在开会的温寄言突然接到明栀的电话还有点奇怪,十明栀六岁后从来不会主动跟他打电话。

抬手示意会议暂停温寄言便拿起手机走向窗边。

“温寄言你在家吗?”明栀着急地问,然后又补充,“你在云塘吗?”

听对面有点喘息的声音温寄言以为出了什么事。

“我在云塘,你别着急,告诉我你在哪里我现在就去找你。”

“你在家就好,我找你有点事儿,我马上就到。”明栀从来没觉得这段路那么长,分明走路也就二十分钟就到云塘啊。

不等温寄言回答明栀就已经挂断电话,看着屏幕熄灭的手机,转身走向书桌。

“我要去处理一点事,龚时你主持会议,结束后发我记录。”

龚时倒霉蛋......

爬了一段坡,明栀觉得自己下一秒就快要厥过去。

终于到门口了,明栀听到脚步声。

温寄言从来都没有这么慌张,下楼,穿过走廊、穿过步汀、穿过大厅、穿过草坪......

金属大门一拉开就对上明栀笑盈盈的脸庞。

“晚上好呀!”

小姑娘脸颊泛红,额角还有细密的汗,头发吹乱了,刘海乱飞。

温寄言上下打量着她,猝不及防对上松松和它主人一样明媚的笑容。

“晚上好。”温寄言不知道她买的什么关子,不过看到她没事儿他就放心了。

温寄言侧开身让她进来没想到下一句就听到“你想要宝宝吗?”

温寄言一口气没顺过来,宝宝,什么鬼。

“寄言哥哥你要宝宝不要,你要宝宝,只要你开金口,我现在给你送来。”

哥哥,还寄言哥哥,今天什么风儿把这大小姐的金口给吹开了。

温寄言这么觉得这句话那么熟悉,好想在哪部电影里听到过。

“那你就送来吧。”温寄言记得是这样说的,逗她。

明栀眼睛亮了,把胸前的衣服一抬,让他掀开。

温寄言不知道她这是哪出,还是恶作剧,但还是掀开了。

一只还没没睁眼的白色小猫咪。

温寄言不敢相信地看看她又看看小猫咪。

明栀小心翼翼地捧起小猫咪递到他面前。

“这么可爱的宝宝你不想要吗?”明栀轻言软语。

温寄言心跳漏一拍,明栀灰色的眸子若灿烂星辰,看着他的样子让他身体一震。

“要。”

小说《娇栀》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全文阅读《《《

最新小说

  • 谁身份信息
    谁身份信息

    分类:现代言情

    正在连载中的现代言情《谁身份信息》,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莘识以糜咏哲,故事精彩剧情为:身份信息确认过了,是本校的学生名叫苏眠,死因胰腺癌。”“怎么会!苏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陆景不肯相信,这一定只是巧合。直到他瞥到了我手臂上的伤疤。那是之前我刚和他在一起同居...

    小说详情
  • 一支玉白色发簪
    一支玉白色发簪

    分类:现代言情

    热门小说《一支玉白色发簪》是作者“仲振磊”倾心创作,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霍誉进和玹德,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人人都说师兄是个傻子天生病弱,还要捡个哑巴的我回到仙门师兄采药失踪数日我前去寻找,却看到小师妹头上多了一支玉白色发簪,正是活剥了师兄的药骨制成天生药骨锻

    小说详情
  • 市区的一个有名的别墅小区
    市区的一个有名的别墅小区

    分类:现代言情

    现代言情《市区的一个有名的别墅小区》,讲述主角燕巍谆於禹锦的甜蜜故事,作者“柯舜玹”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每周的一三五我会来这里给林木上课。通常是他们家的保姆接待我,他的爸妈常年在外地工作。每次我都小心翼翼地进门脱鞋,把鞋子谨慎地放进鞋柜,再轻轻地关上门...

    小说详情
  • 多大的好福气
    多大的好福气

    分类:现代言情

    现代言情《多大的好福气》震撼来袭,此文是作者“奚诗稳”的精编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危昶听祖崇也,小说中具体讲述了:为何在众人面前不敢承认这门婚约呢?沈知念隐秘的将目光扫向我。在坐的其他公子皆看直了眼,心里想着这瑾礼兄是多大的好福气啊!先是端庄守礼小家碧玉的沈姑娘,现在又是身形婀娜容颜绝色的未婚妻!夫子开始讲书,我也不理旁人兀自学了起来。待夫子讲完...

    小说详情
  • 你与陆景的感情
    你与陆景的感情

    分类:现代言情

    现代言情《你与陆景的感情》是由作者“别岩迅”创作编写,书中主人公是甄祖安万威采,其中内容简介:考虑恶性。”苏眠,你得尽快来医院接受治疗,否则你这个情况,最多三个月……哎...

    小说详情
  • 事情并没有像往常那样
    事情并没有像往常那样

    分类:现代言情

    长篇现代言情《事情并没有像往常那样》,男女主角霍勇呈连致勋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非常值得一读,作者“龚刚增”所著,主要讲述的是:这对我们的项目有很大影响。能否请您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林婉如尽量保持冷静,直接问道。李总看着林婉如,眼中闪过一丝冷笑。他轻描淡写地说道:“婉如,公司有很多项目需要资源支持...

    小说详情
  • 沈逸景的房间内
    沈逸景的房间内

    分类:现代言情

    小说叫做《沈逸景的房间内》是“伯益进”的小说。内容精选:我弯下腰接过杯子,眼睛不小心瞥见了他肩膀处的星星胎记,我愣在了原地。“早早我还想喝。”我转身离开,但心绪一直被胎记所牵着。“小河小河。”“我在。”我站在吧台旁...

    小说详情
  • 不少出圈的角色有人
    不少出圈的角色有人

    分类:现代言情

    叫做《不少出圈的角色有人》的小说,是作者“姚旺承”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现代言情,主人公邱诚轩沈雍咚,内容详情为:“是我。”那位粉丝又看了看坐在我旁边的徐家诚,惊喜地捂着了嘴巴,“雨婷姐,这是你的丈夫吧?”徐家诚虽然因为工作性质的缘故...

    小说详情
  • 那个裴宜泽
    那个裴宜泽

    分类:现代言情

    《那个裴宜泽》是网络作者“萧瑞恩”创作的现代言情,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祁诗亚爱呓然,详情概述:因为我追你的事儿,他没少笑我。那天他又笑我说你打我那次,我一生气,就故意对他说了那些...

    小说详情
  • 我叫祝以清妹妹叫祝以宁
    我叫祝以清妹妹叫祝以宁

    分类:现代言情

    终铧运古先逸是现代言情《我叫祝以清妹妹叫祝以宁》中的主要人物,梗概:妹妹叫祝以宁,和我是双胞胎。因为是同卵双胞胎,所以我们两个长得几乎一模一样。但性格却是南辕北辙。她活泼,我沉静。她爱好广泛...

    小说详情